学校主页| English Version| 校友之家

学校主页 English校友之家

导航
您所在的位置: 必赢766 net手机版» 资讯» 木铎文韵» 王鹏:中国画《醉舞中华》创作谈

王鹏:中国画《醉舞中华》创作谈

http://upfile.cuepa.cn/data/image/2019/10/16/20191016092549_513732.jpg
《醉舞中华》235×188cm(中国画)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和画家同道一样都有着强烈的创作热情,希望能够画出一件作品作为给祖国母亲的贺礼,把对祖国的热爱、把切实感受到的国家发展带给我们的自豪感表达出来,绘画本来就是画家不吐不快的载体。我从2017年就开始构思,想画的内容很多,也到厂矿、医院、公司采风搜集素材,平凡人们生活中蕴藏着真挚的感情和时代风气变化,只要悉心观察体悟,总能发现令人欣喜的角度,从现实场景小主题入手,以小见大,是创作主旋律题材文艺作品的很好方式。可当这一大堆的素材、草图、构思摆在面前,我又陷入了迷茫,总有一丝不甘,新中国风风雨雨70年,岁月沧桑不易,这样一个大日子前,小巧的构思、细腻的题材似乎都不足以把我此刻的情感表达得痛快、顺畅,浅吟低唱,平铺直叙都觉不够,只想大声呐喊才过瘾。


于是我推翻了一年多来的想法和材料,寻找新的思路。我想主旋律题材的创作不仅仅是内容,更要能够把题材艺术化地表现出来,也就是说借助题材探索绘画语言的提升和创造,这样绘画才不会流于口号和图示,画家还是要把创造艺术形象放在第一位。这时音乐和影视作品给了我启发,好的歌曲歌词是高度概括的,它并不面面俱到,但又有画面感和意境,影视作品时空场景叠加交互,此消彼长,暗合着韵律节奏,这都给我灵感,也许我可以不画写实的场景和情节,就像我2015年创作的《惊鸿·澎湃狂想》以一种较为浪漫的手法制造氛围,运用一些象征和符号使画面信息延展,引发观者联想,让观者在联想和氛围的渲染中接受到画家的情感流向。


我将一个女舞者作为画面的主人公,和其他舞者呼应,用有象征意义的事物组成非写实空间,人物穿插其中。画面左下角安排一个男子,他是个古代画师正在影壁前描画,这样现代舞者存在的环境就都成了壁画的内容。画壁画的是古人,所画的内容则是灿烂的文明和现代的人,时空互转,一方面意味着是劳动人民亲手描画创造了灿烂的民族文化,另一方面意味着我们的先辈是把自己对美好生活的想象和愿望描绘下来,这些美好的愿望就是我们如今的美好生活,全画的基本立意就定了下来。


我创作一般是先有构思再去选择模特写生,由于标题定为“醉舞”,画面主要人物的女舞者形象动作是十分关键的,我考量了很多舞蹈动态,也咨询了老师们的意见,最后确定了仰脸张开双臂的一个姿态,这个姿态有升腾之势,方向感强,面容也青春洋溢,含有期待感,双臂和面部形成的半圆弧线很自然地把画面分割成大小两块,上面一块为天空,下半部分景物密集。其他次要人物的俯仰、屈伸、顾盼,动态根据与主要人物的呼应关系而定,景物造型处理也要有“势”,比如枫叶的摇曳多姿,白鹤振翅引吭而唳,喜鹊飞天、黄河引涛,这些都呼应人物的动势,让画面内势流转起来。当然这些还不够,我特意安排了几段铺天盖地的红绸,一方面均衡画面色彩,另一方面串联起各个景物事物,第三是延伸主体人物动作,增加主要人物在画面的分量。


红色是中国人钟爱的颜色,喜气,也有近代革命之路的暗喻,当主色调定为红色,画面要选何种景物、什么画法、怎样色彩就要顺着这个思路推进。然而景物的甄选就困扰我很久,我在文案上把试图选用的景物分组反复琢磨,要选择既能够引发观者对中华悠久文化的回味、又能引发对70年新中国建设取得巨大成就赞叹的一组景物着实太难了,画画不是拍纪录片,绘画只是一个时间上固定、空间上有限的平面,无法囊括你想表达的所有信息。最后选定的一组景物是做减法的结果,取自北京香山的一组红叶代表着自然风物,配上振翅的白鹤有吉祥寓意,日晷代表着时光、沧桑,取自宋代马远《水图》的黄河水波代表地理,浑仪则代表天文、科技,这两样象征着一路以来我们的民族在探索天地奥秘、协调与天地关系的过程中一代代发展进步,充满感天动地的豪情。《兰亭序》中书法片段的出现方式是参考了古代壁画中人物的名签,用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来形容现在的人文生态。选取的敦煌藻井图案色彩上沉稳隐艳,给动态的景物稳定感、秩序感,是画面不可缺少的组成要素,并且有“流光溢彩”的含义。


以上的种种想法是在设计,在叙事,但是叙事讲得好不好完全要靠画家的技巧来实现,艺术语言往往是和内容配套来考虑的。以往我的工笔画更多传统的勾线平染,但是如此多的元素,2.4米的篇幅,只用单线平染就太单调,视觉强度上也不够。此画主体人物的红色纱衣、前方的红绸色彩浓重,用朱砂和墨色、胭脂依照结构撞出重色肌理,枫树叶用朱膘色和藤黄色接染;远处天空的绸带则分了几层,虚染使画中景物由实转虚,最高处舞者挥扇拨开重色云层洒下天光,这里的红绸和喜鹊就画出了光感。还有就是具体事物的刻画以及一些细节处理,力求统一,比如舞者展开的裙摆有部分就与壁画图案叠加,增加虚实也表现人物破壁而出的空间感。


此画正稿绘制了7个月,这半年多我几乎推掉了社会活动,除了在单位上课外就闭门作画,经常熬夜,紧赶慢赶终于在全国美展截稿日期前完成。创作时焦虑进度,焦虑控制不住效果,然而同样有艺术创作的兴奋和满足。这种经历是对画家的锻炼,促使画家出新意、动巧思、用真情,提升画技和格调。现在看此画所幸词能达意,还是基本实现了预期效果。我在画面用美术字体写下的诗句同样寄托了对伟大祖国的祝福:我祝福你的原野歌甜花香,我祝福你的人民幸福安康,每一张脸上都洒满阳光,蝶恋花的热土凤舞龙翔……


作者简介


王鹏,北必赢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艺术学博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美术书法摄影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 。


其作品曾参加“第十一届、十三届全国美展”、“第三届、第七届北京国际双年展”、“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首届现代工笔画大展”等大型美展20余次,出版《王鹏工笔人物创作解读》《芳香之旅:王鹏工笔人物画辑》等专著8部。

TO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