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English Version| 校友之家

学校主页 English校友之家

导航
您所在的位置: 必赢766 net手机版» 资讯» 专题新闻» 深切缅怀孙儒泳院士» 悼念恩师孙儒泳院士

悼念恩师孙儒泳院士

?2020年2月14日,因冠状病毒疫情居家隔离的一个普通的中午,习惯的拿起手机浏览信息,却看到一个令我心脏骤然紧缩发痛的讯息,我们敬爱的恩师,引领我们生态学教学、研究的前驱者孙儒泳院士,在这样一个寂静的上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止不住涕泪长流,与老师相处的点点滴滴始终在脑中萦回。


1992年4月,我从日本获得博士学位回到北京,开始拿着留学服务中心开具的介绍信找工作。由于博士期间一直从事海洋潮间带贝类的能量收支研究,在北京的对口研究单位不多,而且当时基本还没有互联网,我在国外多年,对国内情况了解不多,所以找工作基本是瞎撞。所幸接触到的最先去的两家单位的教授、研究员在了解了我的研究背景后,都给我推荐了北必赢生物系的孙儒泳先生。我忐忑不安的来到北必赢,见到了别人口中这个生态学领域的‘大家’,竟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老人。他很认真的听我讲述自己的研究,适当的抛出一些问题与我讨论,问题关键却不咄咄逼人,让我很快消除了紧张、不安的感觉。他当场就明确表示欢迎我加入他的团队做博士后,并给我引见了团队里的李庆芬老师和黄晨西老师,听着他们愉快地谈论着实验室的研究工作,让我感觉到终于找对家门啦。


初到新的环境水土不服,孙先生为了让我能尽早适应环境开展工作,花费了很多心血,甚至我到学校报到,都是他亲自带我去的人事处。记得由于我是生物系第一个博士后,大家都不太熟悉博士后入职的手续,茫然到人事处办入职,很多事情没有想周全,被人事处的老师抱怨了几句,他竟然像个做错事的学生那样,一脸歉疚的静静站在那里,让我见识了这位大教授的可爱。他鼓励我寻找原来研究背景与现在实验室研究的结合点,建立适合自己的研究方向。在我提出自己的设想后,他想法设法帮我创造条件,帮我找场地建实验室,介绍合作伙伴取经,了解研究进展,并将他带的硕士生张庭军分派给我,协助我建实验室、做实验。在他的牵线搭桥和支持下,我先后和北京市水产研究所,中科院水生所崔奕波、谢绶启研究员实验室,中科院动物所王祖望、王德华研究员实验室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加强了多方的学术交流,一直持续至今,并获得博士后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科院水生所国家实验室开放基金等多方面的研究经费的支持,使我的研究工作得以顺利起步开展。除了工作上的多方支持,他在科研上始终坚持浏览最新文献,把握研究的最新进展,特别是对待科研经费使用的严谨态度,也深深教育了我。九十年代研究经费不多,我记得孙先生虽然已经高龄,还是中科院院士,出差时市内交通基本都是乘坐公交车。一次和老人一起去唐山出差,公交车上人很多,我当时有身孕,老先生一直坚持把空座让给我坐,他自己站着。还有一次冬天一大早,我在来校上班的路上碰到他冻的全身缩着往公交车站走,原来是要赶到北京图书馆去查资料。老先生就这样以身作则的带领我们厉行节约,把有限的科研经费都用在刀刃上。不仅是科研经费,老人家80寿诞后把自己积攒的50万元工资收入捐给生科院,用来奖励在生态学研究中做出突出成绩的年轻教师和学生。正可谓倾尽毕生心血推动生态学研究的发展。


除了生态学研究外,孙先生在生态学教学和生态学科普、应用方面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他在高中生物课本上给年轻人的寄语‘韶华易逝,劝君惜取少年时’激励了多少年轻人加入了生态学‘后备队’。他独著的《动物生态学原理》,到现在一直是华语圈生态学教材的标杆级存在,是众多立志生态学研究的青年学子的案头宝。我本人在北必赢入职后,很幸运跟随老先生一起建设‘生态学’课程。从九十年代后期,我们教学团队在老先生带领下,先后承担教改项目,做生态学教学研究调研,针对当时本科教学每门课学时数大幅减少,以及实验教学的重要性日益突出的现状,先从翻译国外受欢迎的精品教材做起,于2002年出版了另一本重量级本科教材《基础生态学》,以及相应的配套实验教材《基础生态学实验指导》。该书第一版写作时他虽然已75岁高龄,却在作者之外还承担了最终统稿的艰巨任务,他逐字逐句通篇认真校对,厚厚的打印稿上贴满了他注释的小纸条。在他的引导和把关下,该教材同样受到广泛好评,被评为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规划教材。我们的生态学课程也先后获评国家级精品课程,国家精品资源课程等。孙先生对生态学的热爱可以说深入到了骨髓里,正如他所说:“生态学是我的命”。有一件事深深触动了我。前几年老人由于脑出血导致大脑受损,思维和记忆都出现障碍,往往辨不清人,答非所问。有一次我趁出差的机会过去看望他,除一些水果等小零食外,还带了我们新版的《基础生态学》给他,他对我拿给他的其它礼物无动于衷,独独看到那本书后眼睛里有了神采,一直在手里翻弄,连声说这个好。这要有多么喜爱,才会在思维受损的情况下还能表现出这么由衷的反应啊。这个拿着生态书翻弄的欣喜的形象,永远刻在了我的心中,会一直激励着我为了做好生态学工作而努力。


斯人已逝,飞雪悲歌。愿先生一路走好,您安息吧!


                                                             学生:牛翠娟

                                                              2020/2/18


注:作者牛翠娟,北必赢教授,孙先生的第一个博士后1992-1994

TO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